分享到:
【绳艺小说】绳艺小说,捆绑bdsm小说文章第一站!
以后地位主页 > SM小说 > 虐恋情缘 > 亲,看到好文章一点要记得分享到空间哦!
 狗  调教  捆绑  自缚  女奴  受刑  淫荡  自虐  女门生  sm

分外的疗养

光阴:2019-05-14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绳艺奴隶 浏览:

“什么?你想来日诰日就请假去疗养?你觉得老板会同意吗?”坐在我对面的女子大声问道,立刻引得咖啡厅里众人侧目而视。但统统的目光在女子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后,都变得柔和了很多。女子面容姣好,披肩的乌黑长发衬托着洁白光滑的鹅蛋脸,丰满的胸脯紧紧包裹在白色西服里,黑色短裙下修长的美腿交叉着微微晃动,让粉色的高跟鞋非分分外显眼。   女子意识到失态,连忙轻捂小嘴,朝周围的人点点头,美目中满含歉意。被如斯的美女注视着,没有人会再斤斤计算,相反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身上,目光中包含着羡慕和嫉妒。好在我早就习惯了,和朱彤如许的美女一路吃饭,就得有如许的生理准备。   朱彤刚来跳槽到咱咱咱们公司几个月,却已经成为了人咱咱们注视的中央,她不只相貌出众,工作能力和交际手腕也可谓一流,很快就站稳了脚跟。老板屡次表扬过她,说什么有小朱来了后,研发部分工作大有起色,让我这个顶头上司都有些不从容。妈的,老子在研发主任这个位子上累死累活,也没见你个猪头老板说句好话,这个小娘咱咱们一来你就乐得跟什么似的。如许上来,我这个研发主任干脆让给她干好了。   当然这些牢骚只能放在肚子里,我来公司很早,说起来也算是个元老级别的人吧。论能力论资历在研发部我是当仁不让的NO.1。没必要杞人忧天,何况朱彤很会做人,老是把功劳推到我头上,说是我指点无方,平时有什么设法主意建议都第一光阴来听取我的意见,从不越级汇报,而且端茶倒水的很是殷勤。很快我就把对她的戒心丢到一边,甚至有时下班后两人到茶座里喝茶聊天谈工作,反正都是单身男女。虽然部分里有几个小MM说咱咱咱们拍拖,甚至当面问我。我都笑而不语。恋爱?我心想,兔子不吃窝边草,我可不会耽误自己的前程。在我这,朱彤感化便是两个:一,高效的秘书,二,养眼的花瓶,仅此而已!   “我觉得他会同意的,毕竟我半年没休假了,再如许上来我累垮了怎么办?谁挑得起研发部的担子?”我啜了口杯中的苦茶,胸有成竹地说道。   “呵呵,便是便是,肖部长确切劳苦功高,大家都说肖部长在研发部真是咱咱咱们部的福气。分外是赵蓉严艳刘倩倩那几个,简直对你是崇拜得很哪!”朱彤拍着我的马屁,眼珠却滴溜溜乱转,“不过你知道咱咱咱们老板抠门得紧,你说得再有理他也不见得肯批你的假,想想老张吧,除非。。。”   “除非什么。。。”我听得入神,确切就像朱彤说得那样,在咱咱咱们公司请假简直便是要老板的命,除了去年老张被车撞了住院半个月,其余人请假从没超过三天。后来老张拄着拐来上班的第一天,就被告知到会计室结账。。。他被解雇了!   “我想以你在公司的地位,老板不管如何不敢真赶你走,对吧?毕竟研发部除了你别人都还嫩,你要真走了没人接你的班。”朱彤若有所思地轻敲着桌子,“如果你话说狠点或许有用。。。”   “谁说没人接班的,你朱小姐就可以或许或许啊,又漂亮又能干,我早就想把地位让给你了。”我开玩笑道。   朱彤楞了一下,立刻咯咯笑了:“肖部长就喜欢欺负人,明明知道人家是新来的还开这种玩笑,不过,部长你宁神我朱彤从小到大不管要什么都邑自己拿,从不用别人让给我。”虽然面对着轻盈的笑语,春风般的笑容,但那一刹那我还是觉得了扑面而来的职场女性的自大,我看了眼手表,笑了笑:“那你真太厉害了,不过时候不早了,今晚就先到这吧,谢谢你了。”   “应该是我谢谢肖部长您才对啊,又让你破费请我喝茶。”   我站起身来套上西装:“该我谢你,一,感谢你给我介绍了那家疗养中央,二,感谢你给我出的主意,对了,顺便请你晚上帮我打个电话曩昔预约下,回来我再请你吃饭。”   朱彤也站起身来:“照这么说,你是该好好报答我。”她伸出手来:“祝你疗养愉快!” 。


看着眼前安静的白色小楼,我明白到地方了。哎,为了来这家朱彤推荐的疗养中央,我可真费了不小力气,和朱彤喝茶的第二天我和老板说了半天,直到我真拿辞职要挟,那个猪头才让步,还是只给了我区区十天假,其时他的脸色就像刚死了爹一样。我也管不了那么多,一年到头忙得要命,再不休息下我真要垮了,分外是在看到朱彤到这家疗养中央修养后那个容光焕发的样子,更是让我迫不及待来见识一下她所说的“分外疗养”!   “请问您是肖宇老师吗?”一个圆润的嗓音打断了我的思绪。我一扭头,身旁站着一名身材玲珑的少女,黑色长发垂到肩头,给人以温柔可亲的印象。最吸引我注意的是她的眼睛和鼻子。她眼睛不大,却很水灵,鼻梁在西方女性中算是比较翘的,镶嵌在光滑的鹅蛋脸上很是吸引人。   “哦,我便是肖宇,请问这里便是爱斯姆疗养中央吗?”我边问着边持续打量眼前的少女,宝蓝色的制服下胸部微微隆起,我估计不会超过B罩杯,但配上苗条的身材却不显得平坦,短裙下露出白玉般的美腿丝袜,脚上蹬着赤色高跟鞋。女孩微微一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:“肖老师,迎接离开爱斯姆疗养中央。我叫婷婷,您预约时说是朱小姐向您推荐了本院,是吗?”在获得我确定的答复后,她又是微微一笑:“请随我来。”   我跟着婷婷穿过整洁安静的庭院,走进了大厅。一进门,我就看到了对面墙上的大型油画,一名雍容华贵的女王端坐在宝座上,金发碧眼的男性臣子肃立两旁,一群西方打扮的男性恭顺地跪在女王身前的地毯上。   “这幅画。。。”   “这是暹罗使臣朝拜图。”婷婷解释道,“坐着的是大英帝国日不落时期的维多利亚女王,跪着的是暹罗使臣,也就本日的泰国人。”她看到我还是一脸迷惑,接着解释道:“咱咱咱们爱斯姆疗养中央是国际连锁的,总店便是一名英国老名流在上世纪五十年月创建的,如今拓展到全球重要国度和地区,统统的分部都挂着如许的油画,大概是为了怀念帝国往昔的光彩吧。”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,“不喜欢吗?我也不喜欢这幅画,不过在这我说了不算。。。”   “婷婷,我说过的工作时候外是在客人眼前不许乱发牢骚。”大厅东面一扇门打开了,一名身材丰满的短发女郎出现我眼前,后面还跟着一个男的。女郎她妙目含春,嘴角微微扬起,带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,高跟鞋噔噔地踩在大理石地板上,高耸的胸脯随之在黑色碎花连衣裙下轻微晃动。女郎伸出手来:“您好,我是这里的司理温蕊蕊。”我赶忙自我介绍,温蕊蕊豪情亲热地和我聊了起来,无非是一些迎接之类的话,反而把身后的男子晾在了一边。那位男子脸色发红,似乎想要开口,却欲言又止。这时,我听到一阵轻微的“嗡嗡”声,不禁愕然:“这是什么声音?苍蝇吗?”   婷嬖墼勖轻掩小口笑道:“肖老师太风趣了,您看这里如斯干净怎么会有苍蝇蚊子?”“那这嗡嗡声是?”温蕊蕊体贴地握着我的手说:“肖老师工作太疲劳了,现代人压力过大下很容易发生幻听。如今你仔细听听看?”她这么一说,确切我耳边的嗡嗡声消失了,难道我真的幻听了?我干咳两声:“哦,真不好意思,是我听错了。”   “没相干,咱咱咱们的任务便是帮助肖老师您卸下沉重负担,释放压力,让您回到无忧无虑的生活中。好了,婷婷你先带肖老师去,我随后就到。”话说完,温蕊蕊转身对那位坐立不安的男子说:“李老师,你在本中央的疗养已经结束了,如今我送你出去。记住回家后按照疗程操纵哦,当然你的妻子会帮助你的。祝你愉快!”那位李老师脸色忽然有些发白,他看了看我,小声道:“我妻子?”“是的,相干资料咱咱咱们都传给你妻子了,你到家后她会奉告你下一步疗程的。”温蕊蕊拉着男子的手向外走,转头给了我一个规矩的浅笑。我注意到男子的措施有些奇怪,但又说不出奇怪在哪。   婷婷带着我上了楼梯,先辈入了换衣室,按她的请求,我脱下了外衣和长裤,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,套上婷婷取来的大号浴衣,接着我跟着婷婷离开另外一个房间。一进入房间,我就觉得热浪扑面而来,好像是桑拿室,房间中央有个小型浴池。婷婷指了指浴池,示意我泡在里面。我解开浴衣,正要脱掉内裤,看到婷婷居然没有离开,不由得有些尴尬:“呃,婷婷小姐,如许不太便利吧。”婷婷微微一笑:“肖老师说笑了,没什么不便利的,这是咱咱咱们的规定,效劳员必需全程陪同,再说。。。”她停了下,笑容有些暧昧,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咱咱咱们见得多了。”   既然她如斯说,我只好背过身去,脱下内裤,觉得婷婷的目光在我的臀部打转。我转身看了她一眼,她笑嘻嘻地说:“肖老师好身材啊,分外是臀部肌肉蛮结实的,你的女同伙真有福气。”我说目前没女同伙,婷婷吃惊地瞪圆了眼睛:“怎么会呢?难道朱彤小姐不是吗?”说着她又笑了起来:“那朱小姐一定喜欢上你了,要知道到咱咱咱们这里的男士都是妻子和女友推荐来的,肖老师可不要让她失望哦!”   我尴尬地笑了笑,赶忙泡进池子里,水略微有些烫,但人泡着很舒服。婷婷走近前来,柔软的小手上倒了沐浴液在我的身上抚摸着。我心跳不由得加快,心想这家疗养中央会不会有援交效劳啊。正当我胡思乱想时,婷婷却道了声“失陪”离开了房间,留下我一小我泡池子。室内的高温让人全身火热,脑子里晕乎乎的,全身肌肉都松弛了下来。   过了半小时,婷婷取来了一杯金黄色的饮料递给我,我随口问了句是不是啤酒。婷嬖墼勖浅笑着摇摇头:“你先尝尝,包管你喜欢。”我啜了一口,凉凉的,口感温和,略带些甜味,又有些咸,有点像运动饮料。我觉得里面加了蜂蜜,其余成分就尝不进去了。我持续把一杯饮料都喝了,全身肌肉泡在热水里的环境下,口中的液体显得非分分外清凉。我问她这种饮料叫什么,她眨了眨眼睛:“这是本中央特制饮品,专门用于你如许的新人疗程,等到以后会有加倍原汁原味的饮品供给哦。好了,该按摩了,躺到那边的长椅上。”    我抹了抹身子,穿上内裤,按她说的躺好。婷婷在手上倒了一些按摩油,开端给我按摩:“抓紧,对,就如许,很快你就会彻底轻松的。”婷婷的按摩程度确切很好,把我拿捏得舒舒服服。她的小手在我胸口游移,渐渐滑到小腹,我以为接下来她会按摩我的大腿。没想到,她双手拉住我内裤的边缘往下一拉,扯到了膝盖。本来就已经微微挺起的rou bang立刻猛地竖立起来,她看着我困窘的样子咯咯笑个不停:“不要不好意思嘛,这也是咱咱咱们疗程的一部分。”说话间,她灵巧的手节制住了我的rou bang,轻轻地高低揉搓着,两只手指捏住我的神衣往下拉,鲜红的指甲轻轻地刮着gui tou ,偶尔还触到敏感的马眼。另外一只手托住我的蛋蛋不停搓动,还不时用手指弹两下。我本来就已晕乎乎的,xia ti的快感更让我失去思虑能力,只是闭上眼睛乖乖躺着享用着婷婷的玩弄。   不一会,我就觉得xia ti热血沸腾,马上就要爆发了。婷婷却突然停了下来,我怀疑地睁开眼。婷婷一脸坏笑地摇着食指:“肖老师如许不行以或许哦,咱咱咱们只是供给按摩,你如果那个进去的话就不行了哦。”啊?!另有如许的道理,不管哪个男人小弟弟被你如许摸来摸去,怎么可能不射?   听了我的抗议,婷婵谆知从哪变出一条赤色丝带:“有办法,只要扎起来就行了。”她边说着边把红带子往我的rou bang根部一拉,绕着两个蛋蛋拉了几圈,越拉越紧,末了我觉得下面一紧,红丝带已经把我的蛋蛋紧紧系住,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。   xia ti被扎住的滋味我从来没尝过,不由得哭笑不得,要她解开。婷婷却脸一板,一本正经地说:“不行,如果你那里进去,把长椅和地板弄脏了谁打扫啊?再说如果你弄在人家身上,那不便是耍流氓吗?”她又嘻嘻一笑,“别着急,这个阶段马上就结束,到下一步我就替你解开。”说着她持续挑逗着我的rou bang,只是幅度小了很多,但还是让我的rou bang坚挺着,没一会我就受不了了,xia ti憋得难受,赶忙连连喊停。   “好的,第一阶段结束,下面停止第二阶段,跟我来。”婷婷让我起身,一手握着我的rou bang,牵着我往门外走去。“啊,我衣服还没穿。”我挣扎着,但要害被人捏住,没法用上力气。婷婷瞥了我一眼:“没事,下一阶段也是不用穿衣服的,实际上,全体疗程你都得光着屁股。”“啊?!那至少到走廊上得让我穿上衣服吧。”   “不用的,第一,这里是为精英效劳的,人很少,第二,疗程的支配是共通的。”听这话我有些明白了,本来来这疗养都得裸体啊,那当初朱彤这美女是不是也光着身子走来走去呢,想到这我的rou bang又硬了点。婷婷觉得手中的变更,用力捏了捏,没等我叫出声来,她凑近我耳边:“再说,裸奔也是件很刺激的事,你如今感觉到了吧!”   就如许,我光着身子被婷婷拽着神物穿过走廊,进入另外一个房间。我正庆幸走廊里没人,立刻就连打了几个喷嚏。好冷啊!这个房间简直是冰窟,我仿佛从炙热戈壁落到寒冷北极,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,本来硬着的神物也立刻萎了上来。婷婷解开了红丝带,门一关,把我一小我留在冰冷的房间里体会着冰火两重天的感受。不到五分钟,我就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冻得瑟瑟发抖,全身都僵硬了。这时婷婵着开门进来,她拿来一条大浴巾把我紧紧裹住,然后带我进了第三个房间。   第三个房间温度正常,房间中央是一副手术台,墙角处有一排医药柜。婷婷让仍然全身僵硬的我坐上手术台休息,她从医药柜里取出了一个空杯子。接下来的事让我大开眼界,婷婷右手把空杯子放到两腿中央,左手伸到制服短裙里,好像是拨开了自己的内裤。她要干嘛?难道。。。?我正怀疑着,一股金黄色的液体从婷婷的裙下喷涌而出,溅在空杯子里收回哗哗的响声。她居然当着我的面就如许站着放尿了!!虽然没有看到裙子里面的风光,但听着生动的水流声我可以或许或许想象到金色小便从婷婷饱满的yin hu流出的样子,xia ti立刻硬了起来。   杯子快满的时候,水流停止了。婷婷取出了一个瓶子,打开瓶盖,从里面舀了一勺黏糊糊的东西,倒在了装满尿液的杯中。她浅笑着走到我眼前,将杯子递了过来。杯中金色的小便还冒着热气,外面另有一层泡沫,我犹豫着不敢接。“别担心,之前你已经喝过这种饮料了,只不过如今给你的是加热的。”听到婷婷的话,我明白在桑拿房喝的“饮料”本来便是婷婷撒的尿!木已成舟,我用冰凉的双手接过来,隔着薄薄的玻璃感遭到杯中的暖和。   “我在里面加了蜂蜜,喝吧。”婷婷勉励我道。我心一横,反正喝过了,干脆仰起头喝了一大口,这杯蜂蜜确定没有之前的那杯多,因为我觉得甜味很淡,更多的是咸咸的味道,另有略微些骚味。我咽了一口,热呼呼的尿液顺着食道一路流上来,居然让冷得发抖的身体觉得很舒服。于是我一口口地把杯中的美女小便喝完了,四肢百骸仿佛都有了些暖气。一杯喝完,我居然有些意犹未尽,想要再来些暖暖身子,好像我喝的不是小便而是美酒一样。   婷婷称心肠拍了拍我的头:“宝宝真乖!”我怎么一下子从“肖老师”变成宝宝了?正当我想着,温蕊蕊推门进来了。婷婷和她对视了一眼,两人都露出了会意的浅笑。温蕊蕊抚摸着我的额头问道:“怎么样?对咱咱咱们的疗程还顺应吧。”我点了点头:“你咱咱们的疗程有些。。分外。但还好,我还能接受。”温蕊蕊笑道:“你宁神,统统的疗程都是为你咱咱们如许的男人分外制定的,包管你咱咱们称心。如今请趴下,我来替你按摩。”   我按照她的请求双臂伸展趴在台子上,台子的四角都有个铁环,上面套着皮带。婷婷让我把手臂伸进前面的铁环里,然后她把皮带系紧,如许我上肢就没法运动了。看到我有些重要,婷婷体贴地俯下身,一边按摩着我的背部,一边说:“别担心,我和温司理一路来替你按摩,包管你会很舒服的。”少女芳香的气息在我耳边吹拂,我眯着眼睛打量着她胸前那对微微隆起的乳房,伴跟着她的按摩离我忽近忽远。有几次碰到了我的嘴边,我真想伸出舌头品味一下。   婷婷看出我的心思:“想看看我的咪咪吗?”我连连点头。“那你替我把衣服解开不就看到了。”看到我想要抬起手臂,婷婷咯咯笑道,“笨蛋啦,非得用手吗?你的嘴是干嘛的!”我恍然大悟,张口用牙齿咬住婷婷的纽扣,然后一颗一颗地把纽扣解开。刚解开两个扣子,洁白的淑乳犹如两只小白鸽般跃入我的视线。她制服下面居然没带奶罩!我伸出舌头想品味乳房上的鲜红樱桃,婷嬖墼勖敲了我头一下:“色狼,先替我把下面的扣子解开。”我一边咬着纽扣,一边瞄着婷婷白白嫩嫩的胸脯,下面又开端硬了起来。   我觉得眼前一凉,温蕊蕊已经扯掉了我的浴巾,“啪”轻轻一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。虽然打得不重,我还是不从容地扭了几下,毕竟我从未光着身子背对密斯。温蕊蕊开端按摩我的脚趾,然后是脚面、小腿、大腿,她手上油腻腻的,确定涂了些润滑油,渐渐地滑到了我的臀部。她用力捏了捏说了句:“呵呵,小子屁股蛮结实的嘛。”然后她双手微一用力,我觉得臀瓣被分开了,凉飕飕的空气吹在菊花处。我一惊之下,本能地菊花一紧,想要挣脱,但不知什么时候两腿也已经被皮带紧紧地系在桌角,动弹不得。   “别重要,这是疗程的一部分。”温蕊蕊柔声安慰我,“宁神,你不会遭到任何伤害,相反,你会觉得很快活。”她细长的手指在我的括约肌周围画着圆圈,前面婷婷俯下身将淑乳塞到我嘴里:“含着,慢慢吮吸哦。”我忘记了后门的威胁,分心品味弄着婷婷的乳头。“哦,哦,哦,肖老师你的kou ji真的太棒了。”婷婷收回称心的呻吟。这时我觉得温蕊蕊的手指渐渐地深入了。我忍不住又重要起来,温蕊蕊伏了下来,丰满的乳房顶着我眼前:“再抓紧点,我知道你很喜欢如许,对吗?”在她的引诱下,我略微抓紧了点本已夹紧的括约肌,温蕊蕊趁机一用力,全体指头都陷入了我的后庭。   “啊”我忍不住惊呼了一声,后庭被异物侵入的感觉怪怪的,有些麻痒,但跟着温蕊蕊的手指抽动,又有些独特的快感。两位美女咯咯笑个不停。温蕊蕊持续抽动手指,说道:“感觉舒服吧。”我“嗯”了一声。她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说:“因为人体的括约肌周围散布着密集的神经末梢,而且都很敏感,分外是你如许没被开拓过的。”   虽然我被她捅的很舒服,但“被开拓”如许的字眼还是让我有些不从容。没等我开口,婷婷跨开大腿对着我的脸压了下来。洁白的内裤紧贴在我嘴上,一股湿热的骚气扑鼻而来,我却毫不反感,反而主动伸出舌头在她的裆部品味了起来,隔着内裤我可以或许或许感遭到她细嫩的yin chun的形状。很快透明的液体从内裤中渗了下来,流的我满嘴都是。婷嬖墼勖浅笑道:“要不要我把内裤脱掉?”我连连点头,她说:“那水流得更多,你得全体喝掉哦。”说着她捏着内裤边缘一拉,一抬脚脱下了内裤,让我看到了她优美的花圃和稀疏的树林。   婷婷把内裤套在我头上,前面的三角地带正好对着我的鼻子,好让我慢慢品味她的骚味。我持续品味着婷婷的yin hu,还把舌头探入花径找寻到敏感的阴核,轻轻触动着。婷婷收回了兴奋地呻吟:“哦。。太舒服了。。持续。。不要停。。等会姐姐会嘉奖你的,原汁原味的!”我正想着嘉奖是什么,口中的阴液浩繁了起来,还带着咸味。这时我猜到了她的嘉奖是指的什么了,一股小便冲进了我口腔,带着少女的体温和体香,这次是她间接尿在我嘴里了。果然是原汁原味,咸咸的,带着骚味,我一口不停地喝着婷婷的圣水,虽然觉得不行思议,xia ti已经硬得不行了,直到她尿完,我才从兴奋中略微平静下来,这时我才感觉到在后庭里手指已经变成为了两根。温蕊蕊看到我转头看她,笑着说:“别急,还不够哪。”说着她拔出了手指。   本来充实的后门忽然感觉到凉飕飕的空气,给人一种莫名的空虚感。温蕊蕊对婷婷说:“我到前面,换你到后面用蛋蛋。”虽然听不太懂,我还是很等待温蕊蕊能像婷婷让我品尝她的秘xue。果然温蕊蕊搬了把椅子坐在我眼前,撩起了黑色连衣裙。她下面居然什么也没穿,大慷慨方地展现着饱满的yin hu,最让人着迷的是那道微微裂开的密缝,隐藏在茂密的yin mao里若隐若现,让人迫不及待想分开yin chun一览花圃里的美景。   温蕊蕊忽然放下连衣裙,繁复的花纹遮住了令民气旌摇曳的美景。看到我失望的样子,美妇人笑眯眯地抬起了脚送到我嘴边,轻声说:“你懂的。”我当然明白,乖乖地张开嘴亲吻她的玉足。温蕊蕊的脚趾较大,涂着赤色指甲油,修剪得整整齐齐。我把她两只脚都吻了个遍,她才提起裙子,面朝我微微蹲下,阴部离我嘴巴只要几寸,她挑逗道:“想尝尝吗?”   我连连点头,她又说道:“之前你尝过婷婷的果子了,如今让你享用我供给的,张开嘴,要接好了哦,一滴也不许漏进去。”我这才反应过来她也要让我喝尿。只见蕊蕊用左手分开大yin chun,露出了珍珠般的yin di和细小的尿道口,正在我观赏时,汹涌的尿液喷射而出,打在我的舌根上,收回响亮的声音。她的小便又快又猛,确定憋了很久,我嘴里一会就满了,往下咽都来不及。温蕊蕊立刻停下来,得意地看着我满嘴小便的样子。   “快点喝,接着另有哦。”听到她的催促,我赶忙咽了一大口,和婷婷的比起来,温蕊蕊这个熟女的尿骚味重得多,我好容易才全喝上来,累得闭上眼直喘气。她看到我喝完了,立刻要我张开嘴持续,骚气十足的小便又溅落在我的嘴里。   “眼睛睁开!”她命令道,同时我听到了“咔咔”声,我定睛一看,温蕊蕊右手正拿着部数码相机对着我连拍不止。伴跟着闪光灯的咔咔声,我张大嘴巴喝美女尿的样子都被记载了下来。我想要阻止她,但嘴里全是小便,开不了口。过了一会,水流渐渐减弱,温蕊蕊又离我近了点,将末了的一点小便撒在了我脸上。接着她一下压了下来,我的舌头碰到了湿润的yin hu,在她的请求下我把剩下的尿全品味干净了。   温蕊蕊转过身去背对我,撅起了又白又肥的大屁股。她双手按在白花花的屁股蛋上,用力分开将棕褐色的gang men暴露在我眼前。她的pi yan周围皮肤色彩比较深,看上去非常yin秽。她扭头看着我:“帮我清理下后面。”我犹豫了,喝尿是一回事,但品味pi yan可从来没想过。“快点,咱咱咱们不是替你的后门效劳了吗?让你品味我的菊花也是为了让你抓紧。”在温蕊蕊的催促中,我犹豫地伸出舌头碰到了美妇人的pi yan。   臭!这是我的第一反应,真没想到看上去落落慷慨的少妇居然身体的部位也会这么臭。难道她上茅厕不擦屁股?舌头上品味到了小小的颗粒更让我的猜测变得真实起来。居然另有屎!虽然很小,但沾在舌头上的苦味还是很强烈的。她又扭头用勉励的目光看着我:“持续,深入点。”我有些打退堂鼓了,要我的舌头探进她的后庭,天知道眼前这位大美人的直肠里面会不会有一泡屎憋着,如果那样就不得了了。   正在我摇头时,自己的后庭觉得了异物的入侵。一个圆圆的小玩意进入了我体内,显然是婷婷干的。我有些惊奇地问她,婷婷摊开手,让我看到手中的彩色小圆球样的东西,笑着说:“没什么,只是几个小跳蛋而已。”啊,我只在日本AV里看过男的在女的那里塞那玩意,还用遥控器来耍着玩。没想到本日却被小姑娘玩了
【本页网址: /nuelianqingyuan/3146.html】
【绳艺小说】绳艺小说,捆绑bdsm小说文章第一站!
推荐图文
绳艺小说 www.jzshengyi.com
Copyright @ 2009-2017 shengyiguashi.com All Right Reserved
免责声明:本站所发表的绳艺故事,绳艺小说,绳艺文章,sm小说故事均来源于网络整理,谢谢访问。
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受权的原创作品,请第一光阴联系本站删除!
好文投稿,意见建议请电邮 [email protected]

友情链接:新能源汽车价格表网  环艺3d模型吧  江昊学生科技网  山西理财财经网  小说迷免费小说网  互动钓鱼网  家具定制网  江苏事业单位招聘考试网  旭升画报网  广州教育新闻网